泸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法律

男子毕业入住网吧续与哥哥相见抱头痛哭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0 15:20:16

男子毕业“入住”吧续:与哥哥相见抱头痛哭 时间: 09:40 来源: 时尚生活 原标题:5年未见哥哥 相见抱头痛哭

弟弟拿出给他看父母的照片

见到叔叔,靳爱兵已止不住眼泪

《大学毕业“入住”吧 除吃饭六年没挪窝》接续

背景

3月24日晚上,在吉林大学附近一家吧,与靳爱兵擦肩而过时,明显感到他与其他人不同。惨白的脸色、披肩的长发,低垂的脑袋紧盯着自己匆忙的双脚。吧老板说,他在这里五六年了,除了下楼买饭,几近寸步不离。而本报报道见报后,一时间被友疯狂转载,全国各大知名站全部在首页刊登出来,各地多家媒体也都蜂拥而上,大家都希望去帮助他,了解他。

近5年他这样生活

蜗居在“巴掌大”的地儿

一个沙发座位,一个行李箱,落满了灰尘,两个2L容量的矿泉水桶,电源插销上插着的充电器……无法想象这近5年的时间,靳爱兵是怎样生活的?

4年半的时间,上总计6万1千多个小时,没有给家里打过一个,没有为任何人、任何事流下一滴眼泪,没有伸直腿睡过一夜……这就是靳爱兵大学毕业后的生活。

蜗居在这个巴掌大的地方,靳爱兵生活得很有规律。每天早上8点半,靳爱兵从睡梦中醒来,然后离开坐位。等到大约下午1点半的时候,他就会回来。“他出去的时候像一摊烂泥,回来的时候精神得很。”一名和靳爱兵熟悉的友笑着说,靳爱兵从2005年开始,就已经是这个吧的常客了。

“靳爱兵在吧附近有一个住所,生活中还有一名女朋友,他女朋友在外地。”但是对这一切,靳爱兵都摇头表示否认。“我这样怎么会有女朋友。”靳爱兵自嘲地说。

常以自己为例劝诫他人

在“天下3”的络游戏里,靳爱兵有自己的好友,一起组队刷级,甚至还有自己的“老婆”。其实在生活中,靳爱兵也有自己的朋友,吉林大学计算机系2010级的小胖(化名)就是其中一个。在小胖的眼里,靳爱兵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“挺崇拜他的,是个人物。”小胖笑着说。小胖把靳爱兵当作师父,也很听靳爱兵的话。

两人是在一次包宿时认识的,由于都是吉林大学计算机系的学生,很快两人便熟悉了。对这个嫡系的师弟,也是自己“徒弟”的小胖,靳爱兵虽然不是无话不谈,但时常也会流露出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情感。

“他常劝我别包宿。”小胖说,靳爱兵常常以自己为反面教材,奉劝小胖不要沉迷络游戏。“打游戏没什么好,看看我就知道了。”靳爱兵一边说,一边不停地敲击着鼠标。

城市晚报讯 坐在吉林大学心理学博士丁建略面前,靳爱兵坚守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如同被摧毁的防线一样,他再也不想伪装坚强了。泪水毫无掩饰地从他脸颊滑落时,他反而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……

4年半的时间,上总计6万1千多个小时,没有给家里打过一个,没有为任何人、任何事流下一滴眼泪,没有伸直腿睡过一夜……这就是靳爱兵大学毕业后的生活。

昨日深夜,靳爱兵的弟弟和叔叔走下火车,快5年了,直到这一刻他们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了,因为他们终究知道,靳爱兵他活着!

全国关注

寻亲不停响起 亲人出现了

“他应该是我的舅舅,他的经历跟我舅舅一样,我看上都在骂他,其实毕业后就住进吧,这是一种勇气,又有谁想过他有着怎样的遭受和经历呢?”这是本报见报后个打来寻亲的赵先生的话,但是在辨认了照片后他确定报道中的靳爱兵不是他的舅舅。

昨日一整天,打来寻亲的人有5拨,有河北的李洪敏先生还有河南的赵先生,还有其他几位来自外地的读者。在采访中惊奇地发现,他们口中描写的自己家失去联系的孩子都与靳爱兵有着很多相同点,比如,他们都很内向,学习成绩都很好,而且都有点胆小。

3月26日晚上,很多媒体聚集在这间靳爱兵躲藏了多年的吧,其实大家都想帮助他。面对大家的关心,这个腼腆的男生大多数时间都是微笑不答,但他拿出了身份证给看。记下,他叫靳爱兵。

直到,一个自称靳爱民的男孩打来时,终究确定,他就是靳爱兵的弟弟。

刻意回避

只要提到家庭 他便会瞬间沉默

昨日中午,再次走进吉林大学中心校区北门学苑吧,此刻的心情与前两天完全不同,因为我们终于帮他找到了家人。

几日来难得的阳光映照在吧楼梯上,依旧是77号座位,靳爱兵缓缓从门外走来。依旧是那件棕色的衣服,刚刚理了短发的微笑面孔,看上去精神了许多。走到77号桌,靳爱兵一个起跳前跃,人一下子跳进了沙发椅中。由于常年打游戏,坐在位置上时,注意到他年轻的背部已经有些微驼。

“剪头发了,好帅啊!”坐在旁边的友看到焕然一新的靳爱兵,纷纷打招呼,大家都习惯依照他座椅的位置叫他“7哥”。“带我去剪的。”靳爱兵忸怩一笑,算是回应了周围的“朋友们”。

昏暗中,看到,尽管他的脸色依然有些蜡黄,但相比于昨日的披肩发装束,终究有了一些“80后”的模样。

“我喜欢看美剧,之前一直在看《越狱》。”三天的接触,看得出靳爱兵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,尤其是每一次与他聊天时,他眼神中流露的悲与喜都写满了故事,虽然他故意将这一切隐藏起来。游戏、小说,乃至电视剧,他与兴高采烈地聊着。

然而每一次当去询问他的家人时,他就像一个刺猬,马上紧缩在一起。在靳爱兵的心中,有一块区域一直不能触碰,那就是家。家,本应该是1座港湾,但在靳爱兵的心中,家和他似乎有着太远的距离。为何不和家人联系?靳爱兵没有告诉任何人。发现,无论靳爱兵和对方聊得多么投机,但只要提到自己家庭的情况时,他总会瞬间选择沉默,然后用右手“啪啪啪”地重重点击着鼠标。

敞开心扉

面对心理专家 他次失声痛哭

昨日下午,吉林大学心理学博士丁建略赶到了学苑络。“这孩子心思太重了。”坐在吧隔壁台球室的沙发椅上,丁建略博士紧锁着眉头,一脸凝重,“他太压抑了。”

13时30分,丁建略博士在吧里临时组建了一个心理疏导室。两人坐在沙发椅上,四目相对,促膝长谈,整个屋内静得似乎能听到一根针掉地的声音。高高的椅背后面,靳爱兵的头在不断地晃动。半个小时之后,突然,1声低沉的哭泣声撕裂了屋内的沉寂,哭声中透着压抑已久的情绪。

为了保护靳爱兵的隐私,丁博士说关于靳爱兵的内心世界不要报道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那些是隐藏在心底深处的。“快5年了,我次哭……”靳爱兵努力一次次擦干眼泪,这一刻,他整个人似乎轻松了。在他的言语中,其实所有人都能听出来他的委屈和痛苦,在这里我们只能说,靳爱兵之所以会选择逃避生活,是因为他内心背负了太多,而且他对家和家人有着太多的不解和抱怨。

“他和我说了很多心里话。”丁建略博士说,靳爱兵进一步的心理疏导工作将会延续进行。丁建略博士表示,靳爱兵的情况不是个例,一定要科学看待这些问题,社会应该多方努力,共同来关爱像靳爱兵这样有深度瘾的人士,让他们早一日走出心理阴霾。

亲人相见

吧见到哥哥 兄弟俩抱头痛哭

昨日的寻亲太多,当一个叫靳爱民的男孩打来时,这一次真的肯定,我们帮靳爱兵找到家人了。

“你认识靳爱民吗?”“你怎么认识他?”靳爱兵一直打游戏的手停了下来,他颤抖的手指告知,这一次对了。靳爱民告知,他的家在河北张家口一个农村,家里除父母之外,就他们兄弟俩。2008年,靳爱兵大学毕业却没有拿到任何大学学历的证明。当年8月份,靳爱兵回了一趟老家。“他离开前,我爸爸让他别总这样待着,还是出去找份工作吧……”就这样,靳爱兵走了,而且从此没有了消息。

靳爱兵的姑姑在里几次哽咽,快5年了,靳爱兵的父母已经记不得在多少个夜里哭醒。“父母都是爱孩子的,他爸一直自责啊,就由于这事儿身体不好了,没事就蹲在地上自己说自己不好,如果不是当初说孩子几句,爱兵就不会失去联系。”

昨日一早,靳爱兵的叔叔和弟弟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,当日他们辗转踏上由北京驶向长春的列车。“我们感谢他还活着,只要他还活着,我们一定不会再说他……”姑姑说,他们真的很想知道这将近5年的时间里靳爱兵都遭遇了甚么,他是怎样过的?

昨晚,当火车驶进站台,远远就看见了人群中那三个满怀期待的人,他们就是靳爱兵的叔叔、婶婶、弟弟。一路上,弟弟靳爱民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。到了吧后,当看见靳爱兵的时候,弟弟和他抱头痛哭,在场的人也被这感人的场景感动。可能是这个场景在兄弟俩的心里深藏已久,此刻的他们甚么也没说,整理东西靳爱兵就跟着家人走了,他们的眼泪还是一直止不住地流。弟弟想告知哥哥,如今他的孩子都1岁了,这5年来,家人是多么地想念他。

( 李纳 陶彬/报道 张景泽/摄)

葵花胃康灵
小葵花
葵花胃康灵

相关推荐